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罗一笑白血病是真的吗?罗尔个人资料简介,炒作营销自己是真的!

时间:2016-11-30 10:39 作者:未知
 

 

 

罗一笑白血病是真的吗?罗尔个人资料简介,炒作营销自己是真的!

  5岁的笑笑,正在上幼儿园,却突患白血病。母亲文芳在医院贴心照料笑笑77天,终于得以回家休息,竟是因为笑笑病危进入重症监护室。11月28日,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文芳按捺不住伤痛,始终在放声大哭。笑笑的父亲罗尔则发出爱的呼唤,"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

"公主选拔记"

  罗一笑爱笑,长得浓眉大眼,笑的天真灿烂。大家都管她叫笑笑。

  笑笑爱美,两条长长的辫子污黑发亮,蹦跳起来辫子一甩一甩,烂漫无邪。但她曾是光头的假小子。一两岁时的笑笑,头发有点黄。笑笑的妈妈文芳寻思着,剃光头会长出来又黑又亮的头发。她亲自操刀给笑笑推了个光头。此后的一两年,光头笑笑就像男孩子一般,在小区里横冲直撞,碰到比她大得多的霸道男孩,也敢张牙舞爪挺身而出。

  (昔日的笑笑)

  因为笑笑顶个光头,穿着中性,行为豪放,常常被人误会为男孩。后来,笑笑稍大点,听了长发公主的故事,觉得公主应该有一头长发,从此拒绝了剪光头。她画的每一幅公主画,都有一头夸张的长发。

  这一次,她终于又要剪光头了。罗尔给她编制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我们是来医院参加公主选拔赛的。剪掉头发,只是选拔赛的第一关,看谁最先长出又黑又亮的头发,然后,还要把身体内的垃圾全部清理一遍,谁能通过所有的考验,谁就能成为公主。"

 

  事实上,笑笑是得了白血病。9月7日,在学校的例行体检中,她被检查出血小板偏低。次日,到南山妇幼保健院进一步检查,发现笑笑的多项指标不正常,后前往深圳市儿童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文芳办住院手续时,笑笑在大厅里兴奋地乱跑,罗尔忍不住把笑笑拉过来,搂在怀里,终于还是泣不成声。"老爸,你不要装的这么凄惨好不好。"笑笑一笑,罗尔愣了,心碎之余,笑笑的感染力给罗尔增添了不少力量。

  "笑笑是善良的、勇敢的、大气的。"面对记者的采访,罗尔哽咽着说出了这三个形容词。在罗尔的眼里,年仅5岁的女儿除了有着天然的善良,还传承了自己的"不安分",有自己的主意,还爱打抱不平。"笑笑两岁多时,有一天妈妈被蟑螂吓得尖叫起来。原本也怕虫子的她,立马冲上前去,说‘妈妈不要怕,我来保护你’;她还会像妇联干部一般要求我耍宝,手持鲜花、戒指向文芳‘求婚’……"说起笑笑的往事,罗尔紧锁的眉头终于有所舒展。他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哪怕进医院后,参加"公主选拔记",笑笑还俏皮地再三叮嘱:"不要剪很短哦。"女儿鲜活、富有感染力的点点滴滴,都被罗尔珍藏在了心里。

 


 

这两天,深圳人的朋友圈都被一位不幸罹患白血病的小女孩笑笑的故事刷爆了,数以万计的深圳人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捐赠,希望为这个悲伤的家庭送去温暖。11月29日,笑笑的父亲罗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通过各种途径给他汇钱,“出乎意料”,同时“非常感激”。他告诉记者,现在笑笑的治疗费已经足够了,很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大家不要再给他“砸钱”了。

从患病的举步维艰到被网友刷爆“打赏”功能,也就几天时间而已。网友们是怎样“蜂拥而至”的呢?

 

 

5岁女儿突然得白血病

今年1月,罗尔就职的杂志社停刊,他一下子成了闲人。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8日,5岁多的爱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从笑笑入院起,罗尔就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写下来,陆续在自己的公众号“罗尔”上发表。文章发到朋友圈后,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得到控制,没想到却在本月不幸被感染,病情转危,从23日至今仍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这时罗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罗尔说,许多朋友建议他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其实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就主动找他,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那时他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但病情危重后,每天一万元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小家庭捉襟见肘。

网友微信“赞赏”捐款

罗尔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罗尔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量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罗尔想,就算阅读量翻十倍,侠风也不会“损失”太大。“没想到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网络大事’。”

“他是一个老父卧床的儿子,也是一个女儿刚刚住进重症室的父亲,同时肩负着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人到中年,四面碰壁,罗尔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抱着沉痛的亏欠心情。”这篇沉重的文章击中了许多人的内心,更从27日起在朋友圈中掀起刷屏之势,不到半天,阅读量突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突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罗尔的公众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元上限。

短短几天已筹够治疗费

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罗尔的微信号,加他为好友,直接给罗尔本人进行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给罗尔钱,不让他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给他发红包,于是有很多人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把钱交给他。

记者了解到,深圳还有一位本土公众号大V“淼哥故事会”也同样被笑笑的故事感动并撰文开通“赞赏”功能,帮助筹款,截至记者发稿已经有9万多元通过“赞赏”的方式进行筹款,“淼哥”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给罗尔本人,并对金额和转账进行了“截图”公示。

罗尔自嘲:“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他说,有些微信红包都来不及收取,就沉底了,“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不过罗尔不断向记者强调,现在笑笑治疗需要的钱已经足够了,大家不用再给他“赞赏”了,希望大家可以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赞赏”开启捐款新渠道?

深圳一家公益组织机构“蒲公英自然教育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郑小姐认为,微信“赞赏”这个做法突破了传统的募集方法,利用朋友圈的黏合度进行广泛传播,还是非常有效的。她说,这么短时间就有这样的效果,她本人也感到非常的震撼。

郑小姐说,总体来说,她是非常支持这种创新的做法,因为这样的方法筹集时间很短,却非常有效。她说,以前在传统媒体上进行募集资金是有难度,这次利用了新媒体社交的转发和关注反而有了不一样的效果,非常值得探讨。同时,郑小姐也告诉记者,因为这个事情,她观察到已经唤起社会对于白血病儿童的关注,觉得非常好。

不过郑小姐也提到,虽然做法创新,但是资金的用途、去向如何监管?“既然向公众募集,监管的问题都是值得探讨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资深公益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家民政部已经通过了首批13家慈善互联网募捐平台。不过,她认为,微信打赏的方式,不是直接进入受捐人的账号,现在属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这位资深的公益人告诉记者,在微信公号里打赏的行为属于个人对个人的赠予,不算是“捐赠”,“捐赠是有法律定义的行为,捐赠给公益机构是有票据,可以免税的,进入到公益成为公众财产一般就不可逆。”她告诉记者,对于个人求助募捐的问题,原则上属于个体之间的民事法律行为,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有相当的区别。

她告诉记者,《慈善法》规定个人不可以公开募捐,但是并未禁止个人求助。她表示,现在受到民政部认可的13家平台都是有着成熟的机制,受助者的项目是有反馈,是可以追责。“但若无正当理由,赠与是不能随意撤销的。所以,针对个人求助者的赠与,以及可能发生的风险,捐赠人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谨慎行事,做好求证与监督,争取多方核实验证其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并要求对方公开赠款的使用情况及相关的证明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