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缪协兴个人资料简历出事被查原因缪协兴儿子老

时间:2017-01-12 17:45 作者:网络
 

 

 

12月7日消息,日前,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缪协兴(副厅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缪协兴,男,汉族,1959年8月生,江苏江阴人,博士,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全国优秀博士后。任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深部岩土力学与地下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兼任第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委员,国际岩石力学学会(ISRM)委员,中国煤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常务理事,《MiningScienceandTechnology》、《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和《中国矿业大学学报》主编。缪协兴教授长期深入矿区,从事煤炭资源绿色开采的基础理论、技术开发和工程实践的科学研究工作,并初步建立了煤矿绿色开采的基础理论与技术框架。在深入研究层状采动岩体力学行为的基础上,提出了采动岩体力学的概念;揭示了稳定采动岩体结构关键层的充填采煤原理,成功开发了利用矿区固体废物充填采空区置换三下压煤技术;揭示了稳定隔水关键层的保护矿区水资源原理,成功开发了矿区水资源保护技术;工程实践与推广应用涉及十多个大型矿区,取得了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均排名第一),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分别排名第一或第二),获国际国内发明专利4项。出版专著4部,其中1部获江苏省优秀图书一等奖。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被SCI和EI收录102篇,主要论著被他引1813次。 拓荒牛记民盟中央常委、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缪协兴教授 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身劳瘁,事农而安不居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缪协兴办公室里挂的《九牛图》非常醒目。 缪协兴,一如画上的牛,一如画上的题字,在采煤科技界负重前行,二十余年。二十余年中,他攻克了困扰世界近百年的采煤难题,发明的综合机械化固体废弃物充填采煤技术,被誉为采煤方法的革命,打开了我国乃至世界采煤的新天地。
缪协兴,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全国十佳博士后,3次以第一完成人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现为民盟中央常委、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 开拓前行是追求 有了煤,历史辉煌得更加灿烂:煤炭取代了木炭冶炼,人类进入铁器时代;煤炭用于蒸汽机,工业革命加速到来;发电、炼钢、铺路煤炭,黑色的金子,工业的食粮。 然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平均开采一吨煤,浪费六千斤;平均开采一百万吨煤,死四五个人。九十年代,我国煤矿专业人才大幅流失。 那是我国煤炭业最艰难的时候。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缪协兴,就是在那个时候,主动选择读煤矿专业,主动要求进入煤矿一线、从事煤炭教学和科研工作。 缪协兴是农民的儿子,十一届三中全会那年,他靠能力走进大学,15年后,他因追求走进矿山。煤矿一线,粉尘、噪声、高温、高湿、水、火、瓦斯交杂环绕。多少人避而不及,可他,是个身无半亩心忧天下的年轻人。 校长亲自批准了这位博士毕业生的唯一要求,缪协兴如愿以偿。 他负重前行的脚步,由此迈出。 采煤界的严峻现实还是让这位年轻人揪心不已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以现有的消费水平,我国煤炭资源探明剩余可采储量,仅够使用50年。其中,我国东部矿区三下(建筑物下、道路下、水体下)压煤量约140亿吨;煤被采空的地方随采随塌,全国煤矿采空区土地沉陷累计达100万公顷左右,以每年6万公顷的速度递增。
其实,破解这个难题,是国际煤炭界近百年来的一个梦想。 这近百年间,为使大规模充填采煤产出量更高、更安全、更合理,德国、波兰、前苏联等国投入大量科研力量;我国也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大规模研究,水砂充填,膏体充填,离层注浆充填种种尝试,均没有重大突破性进展。 缪协兴要带领团队攻克这个难关。 无论面前是荆棘,是坎坷,漫漫长路上,缪协兴如拓荒牛一般,奋进前行,将眼前原野开拓成身后良田。 低头耕耘是本色 对于这个不被看好的课题,他坚持了20年。 他干活像个疯子,一年365天无休,大学时舍友、现在的同事茅献彪这样评价他。 他把自己累得够呛,把我们也累得够呛,同为同事的高峰诙谐地说。 充填采煤技术要取得突破,首先需要基础研究。缪协兴日夜相继,在办公室爬格子、算公式、做实验 作息不规律,导致缪协兴多年的糖尿病更加严重。吃了就忘了,不管用再吃,他就这样用药物控制病情。一次,他在实验室支持不住了,被送至校医院。稍好点,起身要走。 你不能走,血液指标到了极度危险程度,大夫的这句话让他猛然想起,他好像阿司匹林药片吃多了。 还需要到现场进行工业生产技术效果测验。煤矿井下十几里高低不平的路,深一脚浅一脚,缪协兴来回地走,走不过去的地方,爬过去。 800米甚至上千米的井下,温度三十度以上,湿度百分之百。矿工们挖个水池,放上冰,太热时,把冰水往光着的膀子上浇。 这种闷、热、湿,使得不少科研人员下矿井就被抬了出来。缪协兴经常下矿井,条件好的井要下,条件差的井更要下。下井,才能了解井下的生产状况,才能研究不同开采条件下的采煤技术。 原理成熟了,可以试验应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