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国家花了大力气治霾,为何公众却仍不完全认同?

时间:2017-01-05 07:00 作者:生物观察
 

 

 


对于北京和河北的许多城市,雾霾已成为一块心病。2016年10月份以来,北京先后经历了10多次雾霾过程,多日不散的雾霾不断干扰着居民正常的工作与生活。面对雾霾频发使人们不禁要问,北京的空气质量究竟是变好了,还是变差了?如果说是变好了,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空气质量的忧虑比以前增多了?如果说是变差了,那么这么多年政府有关部门所做的努力成效何在?这个问题不但普通居民难以回答,环境专家的看法也不一样。2005年,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组曾织学生对北京1000户居民进行了入户随机抽样问卷调查,结果表明:70%的回答者认为北京空气质量得到改善,认为空气质量恶化的人只有13%。2015年,中央电视台联手国家统计局和中国邮政,在全国进行了“CCTV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其中北京2000多份问卷的统计结果表明:仅有21%的回答者认为空气质量得到改善,而认为空气质量恶化的人上升到50%。过去十余年间,政府有关部门耗费巨额资金和大量人力物力,将悬浮颗粒物作为北京城市环境治理的重中之重,为什么公众对的北京空气污染治理结果却不认同,反而有更多的人认为北京的空气质量恶化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北京的空气质量监测说起。文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胡大源本文摘编自北大国发院官网,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空气质量的监测与发布事实上,空气中颗粒物污染早就存在,二三十年前甚至比现在还严重。但那时人们还不很了解空气颗粒物的危害性,当时更为迫切的需求还是通过发展经济发展来增加城乡居民收入和提高生活水平。1993年北京申办第27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以两票之差输给了悉尼,这一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激励了政府有关部门下决心改善北京的空气质量,也推动了空气质量监测信息的公开。自1994年开始,北京开始每年发布环境状况公报,公布空气质量监测指标的年度平均值。从1994年到1996年,北京市环境状况公报中的空气质量监测指标包括总悬浮颗粒物、二氧化硫和降尘。1997年增加了氮氧化物和一氧化碳。2000年增加了可吸入颗粒物,取消了降尘,用二氧化氮取代氮氧化物。2001年,北京申办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取得成功。为迎接奥运会,北京市加大了环境整治的力度,将颗粒物污染控制作为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开始实施“蓝天计划”。主要措施包括“加强扬尘污染控制,落实一系列市区工业企业搬迁调整方案,加大能源结构改善力度,强化机动车排气管理”。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使空气质量为一、二级的“蓝天”天数达到245天。从2001年到2002年,北京的“蓝天”数虽然在持续增长,但总悬浮颗粒物TSP和可吸入颗粒物PM10的年均值均居高不下。接下来的2003年,PM10降低了15%,而TSP却令人难以置信地从前一年的373微克骤然降至252微克,降幅高达32.4%。更加令人费解的是此后TSP指标便突然终止监测了。临近奥运,2007年北京的“蓝天”数终于达到了246天,实现了北京“蓝天计划”的预定目标。北京奥运会结束后,“蓝天数”的增长似乎也失去了动力。与此同时,媒体对 “蓝天数”的质疑声却越来越大。长期以来,政府有关部门只公布每日空气质量等级,而对用以计算空气质量等级的各项监测数据却严格保密,对于“蓝天数”的可信程度,公众全然无法监督与核对,也不利于学术界对空气污染物开展广泛深入的研究。面对媒体的质疑和公众的困惑,2012年,北京环保部门负责人解释说:“蓝天并非科学的说法,有时阴天的空气质量也会很好”。从这一年起,北京不再数“蓝天”,改用主要污染物浓度来评价空气质量。国外一些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中期就开始研究空气颗粒物的形成并评估其负面影响。美国环保局于1971年发布总悬浮颗粒物的控制标准,在长时间深入研究和慎重评估的基础上,1984年美国环保局建议采用可吸入颗粒物(PM10)代替TSP,于1987年发布PM10标准,并开始对其进行网络化监测。1997年制定了PM2.5控制标准,随后开展网络化监测,公开监测数据,以便学术研究和公众监督。我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对北京等主要城市空气中的颗粒物进行监测。但是,北京市直到1994年才开始公布总悬浮颗粒物的年均浓度,此后一直延续到2003 年。北京市自1998年开始发布可吸入颗粒物年均浓度以来,至今已有17年的年度数据。2013年开始发布PM2.5年均浓度。多年来,对于北京这样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政府部门公布的与能见度关系密切的空气颗粒物浓度指标用一张图便可一览无余。下图是多年来北京市有关部门发布的空气颗粒物浓度监测数据。